金雪炫:父亲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11-13   来源:未知    
字号:

  父亲是什么?有父亲是生命的承尘,有人说父亲是生命的向导,还有人说父亲是家庭的顶梁柱,也有人说父亲是勇敢的化身。有时同妻子在一起唠叨,常会以父亲为话题,从中引发出许多值得深思的往事。说起父亲,妻子总想让我写一下她的父亲即我的岳父,考虑了多日无从下笔,因为老在思索父亲这个名词的真正内涵,除了为人之父到底是什么。

  久经沧桑的关中平原东部的黄土台塬上,养育了一个个古老的村庄。古老的村庄,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热情而淳朴的劳动人民。在古同州的东北部,大荔、合阳两县接壤处,有一个叫做东白池的村庄,这里居住着我的岳父,妻子血脉起源的一个贫穷却又不缺少生机的地方。难怪每次探亲妻子总是说:“ 每当走在家乡的土地上,便身心舒爽,似有倦鸟归巢的舒适感 。可有时一进村,就可以看到父亲在田间忙碌的身影,心中便是一阵难受。”

  说实在的,岳父只大我十八岁。认识岳父已经整整30个年头了。那时,他还在高明公社广播站工作,既是站长又是机线员,还兼职公社伙食管理员,刚刚渡过“三十而立”的青春年华,步入壮年的行列,足有1米8高的个头,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黝黑的皮肤,脸上总是一幅严肃的表情,给人一种干练、淳厚、朴实的感觉。妻子告诉我:父亲原在北京通信兵8320部队服兵役,当时已任代理排长职务,因当时母亲拖着幼小的她,不能参加生产劳动,家中生活困难,才不得不申请复员回家,后被安排在公社当机线员,每到星期天就回家帮忙料理家务,不仅对工作尽职尽责,对这个家庭也很关心。

  记得那是我二女儿刚满周岁的时候。一天,家里打来长途电话,说岳父维修线路上电杆,不小心扭伤了脚,妻子怱忙地赶回大荔,回到家里才知是小腿骨折,为了不惊动在外工作的女儿女婿,他不让通知我们,家里人只好背看他打电话。后来听妻子说,岳父非常坚强,脸上带笑,从不把痛苦显露给别人,不等出院,就督促女儿回单位上班,为不抗父命,妻子只得依依不舍地含泪告别。

  这就是我的泰山大人。他在公社及乡政府工作了35个年头,直到1999年光荣退休。岳父退休后,妻子曾对我说:“这下子父亲可以歇息了。”我也在想,为了家而放弃了前程,为家操劳了几十年的他,也该享享清福了。然而,他却是一个热爱劳动而闲不住的人,家里的几亩土地便成了他的小天地了。整地、下种、除草、收割,一年四季就干着这些活计,年复一年重复着完成一轮耕作,一下子由退休干部变成一个朴实的农民,有次回家到田间,数了数地里的作物,竞有18种!

  岳父没有打牌玩麻将的爱好,从不在吃穿上做文章,只是为了创造宽裕的家庭而默默地操劳着,他从不抱怨什么,累的时候就只会喝一盅白酒然后在炕上休息一会。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这就是唱戏,据说他同岳母的结合就是戏的缓份。他声不大好,唱戏只能扮演一些唱腔不多,能逗人乐的丑角人物,如《看女》里的丑旦、《玉堂春》里的崇公道,不要问,那扮演“苏三”的便是岳母了。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岳父。今年回家探亲,看他头发全白了,腰也弯了,脸面更黑了,身体也消瘦了,还在农田里忙碌耕耘,还在为儿女们支撑看生话的航船,他身上,总是有股不屈不挠的毅力,他那慈祥而平静的脸上,像印有岁月和世事的沧桑 ,粗糙而苍老的创伤 ,干枯而黝黑的双臂, 张满了脉络清晰的叶子 ,任狂风染白了的青丝 ,任骤雨摧残的肩臂 ,毫不动摇地站立着为儿女们奔忙。他,是一个家的脊梁 ,我辈做人的楷模,下一代的榜样......

  爸爸是你老子,是你儿子的爷爷,你老婆的公公,你妈的老头子,你孩子外公的亲家公,还有就是你爷爷的儿子。

  爸爸是个登天的梯,默默为家付出,不求别的,只想以后有半壶老酒就足够了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时尚女人
育儿知识
生活百科
减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