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盛: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9)

发布时间:2020-11-08   来源:未知    
字号:

  原标题: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9)

  本系列前十八篇的链接: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2)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3)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4)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5)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6)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7)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8)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9)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0)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1)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2)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3)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4)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5)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6)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7)

  女朋友系列||“嫖”男人的女人(18)

  自从李小琪和龚大小姐撕逼后,我们宿舍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李小琪和龚大小姐互相视为空气,其余的人则从从前的那种对龚大小姐的明显言论上的恶意嘲笑和排挤也变成了把她当空气(这可能源于我们上次打群架趁火打劫集体打了她而产生的羞耻反应),大概整个宿舍只有我和黄奕敏还把她当一个存在物。

  不过,龚大小姐显然也不在乎宿舍任何的变化,我想即使我和黄奕敏也把她当空气,她也不会care吧。

  李小琪暴打陈格这事,她也听说了,只有我和黄奕敏在宿舍的时候,聊起这事,龚大小姐“咯咯咯”的笑,连连跺脚,兴奋得像一个小孩:

  “哎呀,真打了哇,好可惜我没在现场,好想看热闹噢。真的吗?塑料桶和盆是砸不痛的啦,李小琪应该把拖鞋脱下来死命往陈格脸上砸啊,毁了他的容,嘻嘻”。

  望着她笑的样子,我想李小琪教训小三的那一顿架真是白打了!

  就你无法打败一个根本什么都不在乎的人。

  武侠小说里面的最后决战,总是要找到大魔王的那个“死穴”,这样才能灭了她。

  而龚大小姐,她可能没有这个东西。

  黄奕敏想起来了,趁机问“龚笑,李小琪说陈格不行,你用过了,怎么样?”

  龚大小姐笑死了,捂着肚子“嗳嗳嗳”的笑说,李小琪跟谁能行啊?想想,估计陈格脱她衣服,都整得跟走二万五千里长征一样艰难,好吗?好不容易哄得衣服脱完了,他的劲儿也用完了。

  黄奕敏说,那你的意思是陈格是行的咯?

  龚大小姐一边在抽屉里找烟,一边心不在焉的说,他不行,我能用这么久?

  烟点燃了,她咬着烟说:

  “陈格嘛,还行,至少他从来不勉强女人,他只是不是一个痴心的爱人而已。李小琪真不至于。陈格有时候也挺喜欢她的哇。打什么架噻!”

  ...

  稍微停顿下,她挑眉,笑了“但是他有时候又挺喜欢我的”。

  黄奕敏说“哦,我想,他可能更喜欢你吧。开什么玩笑呢,龚笑抢男人还能输?”

  黄奕敏的话里多少有点挖苦的意思。

  龚大小姐却又淡淡的说:

  "那倒也不见得。对于男人来说,每个女人都有可爱之处嘛。比如对于陈格来说,李小琪的可爱之处是,她太把他当回事。而我的可爱之处,是我太不把他当回事。李小琪跟他分手,人也惆怅了几天噻,不过嘛,那也不是很紧要,毕竟他也忙得很"。

  龚大小姐这一番话,让我想到了章诒和的书里写梅兰芳与孟小冬的爱情:

  梅先生每天那么忙,他哪有什么空为孟先生的爱情烦恼喔?

  李小琪如此果决,陈格失去一个痴心爱人,但是他也没什么空烦恼,临近毕业的工作安排,辅导员各科老师,宿舍和班级的甚至学弟学妹的,这个协会那个协会的聚餐和应酬都足够他忙的,男人的世界那么大,被一个女人哭着用塑胶盆和桶砸了一顿,又算什么大事呢?

  反而可能恰好是这点,龚大小姐才能跟他保持着那么比较长的关系吧。

  毕竟她不要一个痴心爱人。

  她对这个没有兴趣。

  陈格对龚大小姐的风骚做派显然也心里很有数。

  他也许未必真心看得上她的浪荡,但是他是个体面人,口头上绝不至于像《雷雨》里面的周萍,自己引诱了自己的继母繁漪,结果反过来咬一口,跟繁漪说,你对不起我父亲,你就是个婊子啊。

  他从来没有对龚大小姐口出恶言过,就像他至始至终也没有对李小琪有什么过分的评价一样。

  后来我没碰见过龚大小姐跟陈格在一起的时刻,但是我们宿舍有人见过,私下讨论他们有在学校门口抱在一起亲嘴啥的。

  大概是,两个人彼此不占有,反而能长久吧。

  我最后一次见陈格是大三的上学期快结束了。

  英语老师让我去她办公室拿全班的英语资料(那时我是英语课代表),我一个人搬着全班的英语资料,从办公楼走到教学楼,那段路平常不远,但是搬这么多资料,这条路自然就远了。

  那天的天阴沉沉的,风里夹杂着几点小雨,陈格忽然从后面走过来,喊我的名字,说,哎呀,你怎么不喊个男生帮忙呢?一个人搬这么多资料?我来吧我来吧。

  我抱着那叠资料,很客气的说,谢谢,我自己来吧。

  他不由分说的从我手上接过去了大部分,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

  他时不时回头跟我讲话,问我毕业后怎么打算,是留在长沙还是怎样?又要我存好他的手机号码,以后有事可以找他帮忙。

  我含糊着应答着。

  他帮我把资料送到教室门口就走了。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陈格,当然,我也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他在我整个的生命里,只出现了那么一瞬,但是,陈格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如果仔细写我的大学生涯,我就必须写到他。

  他在大学里帮我的忙,现在想起来都只是很小的几个小忙,但是当时除了他,这种举手之劳的忙,也并没有其余任何人帮我,不是吗?

  更重要的是,我的写作生涯跟陈格是息息相关的。

  他给了我起点,让我第一次文字变成了铅字,他夸奖我的写作才华,他说我应该快乐一点,最关键的是,他树立了我日后的创作标准:

  一个真实的人是多面的。

  有些时候,他是可恶的,但是有些时候,他竟然又是可爱的。

  比如陈格。

  在感情上,他似乎不对,但是,就我个人的情感来说,其实,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他。

  从头到尾,他没有冒犯过我,也没有真正的有求于我(一次都没有,唯一一次让我跟李小琪说情,我还拒绝了他),他只是帮助我。哪怕这样的男人,这世上也并不多。

  责任编辑: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时尚女人
育儿知识
生活百科
减肥方法